亚冠

公司老总为属下索要7000元工资遭欠薪单

2019-12-05 07:07: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公司老总为属下索要7000元工资 遭欠薪单位拒绝后服毒自杀

欠薪方:与对方工人不存在劳务上的欠薪问题,自杀系个人行为律师:讨薪人维权采用过激行为不可取

江南时报张旭

呆呆鱼图

今日3月3日讯 一名负责小区绿化管养的公司老总,春节前为了讨要7000元的工人工资,多次与南京诚然物业公司交涉

,在多次讨要没有结果的情况下,一时想不开服下了剧毒农药,所幸发现及时,才未酿成悲剧。老总服毒让欠薪单位答应马上兑现工人工资,但是服毒抢救过程中产生的巨额医疗费用却无人买单

江南时报张旭

[事件]

讨薪不成他喝下了农药

提到公司老总因讨要工人工资未果服毒自杀一事,该公司老总的儿子陈先生气愤不已。据他介绍,父亲叫陈钦光,今年72岁,是南京百豪园林绿化公司(以下简称百豪公司)的法人代表。三年前他们公司和南京诚然物业公司(以下简称诚然物业)就南京枫丹白露城市花园小区的绿化养护达成协议,协议规定,由诚然物业公司每月出7000元工资,百豪公司派三名员工进驻小区工作。

三年来双方合作得一直非常愉快,但是,去年6月9日发生了一起意外事故,两家单位的关系就发生了变化。陈先生说,6月9日那天,天下着雨,诚然物业公司的一名负责人来检查工作,发现小区的一个高台上有杂草,因为下雨地滑,工人没有上去清理。但该负责人坚持让工人上去作业,结果工人摔倒导致骨折,医药费花去了6万多元。

事情发生后,该负责人自知理亏,但又不愿意承担,最终承诺以后继续合作,但是员工摔伤的医药费由百豪公司负责。考虑到还要继续合作,百豪公司答应了对方的要求,承担了员工的所有损失。

12月24日下午2点半左右,陈钦光应诚然物业公司一位张姓负责人之约,来到了该公司在枫丹白露城市花园小区的一个办公点。在交谈过程中,双方因劳动工资数额等问题发生争议。按规定,诚然物业公司12月份应支付员工劳务费7000元,但诚然物业公司竟称,百豪员工在小区里活没干好,只付1500元工资,且不再续签合同。同时还下了逐客令,限期在元旦之前,百豪公司必须搬离小区。

对于诚然物业公司的这种做法,陈钦光非常气愤,并多次讨要最后一个月7000元的工人工资,但诚然物业公司迟迟不肯支付。面对如此情况,陈钦光一时想不开,就在枫丹白露城市花园小区内喝下了剧毒农药

[家人]

物业公司拖欠费用是主因应担责

据了解,百豪公司总经理陈钦光服毒后被小区保安发现,立即报警,120迅速赶到现场,将其送到南京第一医院进行抢救,经过几天的救治,最终脱离了危险。

父亲是因为要不到工资才想不开服毒的,原因是诚然物业公司拖欠工资,诚然物业公司要对这起事件负责。但是,至今诚然物业公司没有给一个说法。昨天下午,陈钦光的儿子陈先生提到这件事,既气愤又无奈。

他说,父亲被送到医院后,因抢救及时才没有发生意外,家人为了抢救父亲的生命,花去了5万多元的医疗费用。但发生这样的事情,诚然物业公司没有一个人来医院看望一下,对于诚然物业公司的这种做法,他们只好报警。在警方的介入下,秦淮区秦虹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出面协调,诚然物业公司这才派人出面说话。

陈先生告诉,在协调过程中,诚然物业公司一名姓包的负责人给出的解决方案更加令人气愤,即诚然物业公司出于人道考虑,答应包括7000元工人工资在内,给2万元了事,并要求他们接受这2万元后,不许再做出有损诚然物业公司形象的行为。

如果不是诚然公司拖欠工资,我父亲就不会服毒,现在他们公司这样的解决方式我们无法接受。因此,陈先生一家拒绝了诚然物业公司的这一协调解决方案。这一切都是他们逼出来的,诚然物业公司必须负责,否则,我们不会就此罢休!

陈先生气愤之际又显得很无奈,他说,父亲的公司是一个只有几名工人的小公司,一年根本赚不了几个钱,经过这样一折腾,仅医药费就花去了好几万,而对方的实力非常雄厚,且态度强硬,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维权了。

[物业]

服毒自杀属于个人行为

昨天傍晚,江南时报就此采访了南京诚然物业公司一名姓包的负责人。包姓负责人说,这件事情一直是他在处理,不管从那个方面看,陈钦光服毒自杀都是个人行为,与诚然物业没有任何关系。

据包姓负责人介绍,该公司的确和百豪公司合作几年了,双方是合作关系,不存在劳动关系,所以也不存在欠薪问题,所谓7000元工资其实就是承包费用。这7000元的承包费,他们签订有合同,合同明确规定,南京诚然物业公司将南京枫丹白露城市花园小区绿化管养以每月7000元的价格承包给百豪公司,百豪公司负责每天派三个人进小区负责养护工作。一开始双方合作得不错,但是去年下半年百豪公司员工的工作就开始懈怠,很多时候根本没人进场护理,小区业主纷纷反映。在多次交涉的情况下,公司决定合同到期不再续签。

包姓负责人说,12月24日

,该公司将陈钦光找来,说明了公司的决定,并按照合同约定要扣除500元的考核奖金。得知合同到期不再续签的决定,陈钦光无法接受,合作费用也拒绝接受,更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服毒自杀了。

包姓负责人告诉,服毒事件发生后,街道、派出所也找到他们,当时从人道考虑,公司拿出2万元给陈钦光垫付医药费,结果被其子女拒绝了,同时对方还提出了让公司无法接受的条件,在这种情况下,公司只好停止人道帮助。陈钦光服毒自杀属于个人行为,与我们公司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公司7000元的合约款随时都可以取回。对于服毒赔偿问题,我们公司希望对方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律师]

维权切勿采用过激行为

为了讨要工资,公司老总服毒自杀并花去大笔医疗费,该由谁来承担?就此江南时报采访了南京盛众律师事务所的刘律师。

刘律师认为,如果双方签订的是工程合作合同,那么双方就不存在劳动关系,承包方的员工在施工过程中发生的意外由承包方负责,发包方不承担。由于承包方是雇佣工人工作,所欠工程款也包含工人工资,发包方扣工程款也有欠薪嫌疑,承包方完全可以根据合同法正常讨要工资,不应该采用服毒这样的过激行为。

这起事件中,虽然陈钦光服毒自杀属于个人行为,发包方可以拒绝任何赔偿,但是,事情的起因和发包方欠薪有关,从人道方面出发,南京诚然物业公司应该给予适当的经济补偿。

律师同时也提醒市民,在遇到类似的经济纠纷时,一定要采用合理合法的途径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千万不要采用过激的手段维权。

原标题:

阜平县中医医院
武汉做近视激光手术
镇江白癜风医院
湖北哪家是治癫痫病医院
青岛市市南区人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