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龙震四方 第三章 (倒叙) 半圣?重伤?

2019-12-04 12:58: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震四方 第三章 (倒叙) 半圣?重伤?

几丝诡秘黑影闪掠过。

……

那蒙面人也不再说什么,便随手从灵隐贝里取出一只乌黑泛着血色的长杆笔洗,若是仔细观察此笔,还能看见其上有着一缕缕诡密的黑色气流。那逆种文人于虚空上写作,还没成诗,天空中便以泛出阵阵寒意.

“风萧萧分易水寒,壮土一去兮不复返“只见虚空上慢慢浮现几个蠕动的大字,每个大字都由血蓝色构成,散发着惊然的寒气。尔后天狼聚星力降临,在残血的狼啸中形成了一位黑雾刺客,携荧惑之力直逼光桂内部。

风炽动了,一团蓝红色的火焰融于空中,形成一把利凤手持比剑,两翼一震,破空之声便顺之而来。玉手一挥,一道有着赨浑元气的蔚海光剑斩斩便闪现于黑雾之内。

那黑雾刺客竟浑然不惧,转瞬之间,已化为一团黑色流星,与光火斩硬拼,几个来回光,光火斩微微黯淡,而黑雾仍浓郁如斯。

”风萧萧分易水赛,壮土一去兮不复返。”又是一个黑雾刺客,但这个黑雾刺容明显有些不同,他的脸是清潮的,似荆轲复出,他手中的剑沾满了血江的光芒,随着那位虚圣一同来到光柱面前。便暗声默念着什么,但随后却只见那刺客虚空一动,便不见身影了

紫竹园,不,现在也许称之为废墟更好,也更形像的吧,——原本茂盛而美丽的竹园现已成了烈火中的的焦炎,几只秃鹰在空上高旋、明亮的鹰睛之上泛起几丝寒光,振翅向着高空上方飞去——好像天地间只余下他们了。

凤炽不知何时已然来到黑衣人影,逆种文人的身后,手握着那把把蔚海灭天炎兵变成成的圣兵:海炎,剑身锋利的寒光闪耀这黑衣人的颈部,几丝黑血从伤口流了出来。黑衣的面孔却也不动容,毫无表情,只是那空洞的眼珠却泛起了波动,随后那苍老的声音传来:“凤族的小丫头,你是怎么在破碎虚空的同时也把我的战诗泯灭成虚无的?难道,难道,你是,你是那里的人?不,这怎么可能!”黑影由于过度恐惧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知道了你还问?这下子你还还杀不杀他的了?“风炽加重手中剑的力度,娇斥道,身后七彩神翼飞舞,尤如一界之女王。

……

气氛又再度的沉寂下来。

-------

光柱内

那老者走来走去,小声嘀咕着“怎么还没好,这小子。好一个倾城的女伴在外面拼死拼活的,他倒好,在这吸我的文曲星力还吸上瘾了是吧。

萧远看着自己体内满是浩翰的蓝金色的才气,猛的朝地下一坐,很尴尬,结果是摔了个狗吃屎。呃------他忘了这是在文曲星才气光柱之中,而他刚刚又是悬空灌顶的,于是乎,就摔了个-----狗吃屎。”他娘的,老子刚刚才渡过了这生死难关,连这点面子都不给?”萧远狠狠的指着这文曲星光——虽说指尖有着那么一些——好吧,实质上是他整个人都在颤栗。“卧槽,如果那啥文曲灌顶还没有结束的话,再来两下子肯定就玩完了。”你别听他说的戏谑,可实际上他到底经历了多少痛苦,这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这少年郎的性子也忒狠了。

“喂,老头你走什么呢走?我好像已经搞够,引完了那啥文曲星光之力吧。“萧运伸了伸伸懒腰,用他修长的中指指着那老者说,实质上他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那老家伙他好歹也是和孔圣有关系的人,貌似还是一道圣级的精神实体,万一有个圣道修为,那他还不是个渣——死了都没得灰。

那老者似乎也没怎么注意萧远的开场白,看到萧公子活蹦乱跳的,那叫一个激动。摸着萧远公子的全身上下(传说中的上下其手),嘴里还说“好!好!天赐之人!天降文力才气”,

”呃?“萧远这厢也是醉了,他喵的,这鬼老人不会是传说中的,同性恋吗?——萧远还回忆了当初他在北大授课时说的小心同性恋,HIV)”天啊,草,天啊,古代,古代,不,异界古人也有同性恋吗?他娘的。“

”咳咳,我说,我应该完成了文曲星光灌顶吧?萧公子打断了老者的上下其手。

“嗯?对,对!这真是个奇迹,你如此的垃圾,竟然还成功地完成了,虽然我将其封印了一部分。”

--------------

“没天理啊!”老者检查萧远的文源——化作了一片蓝紫色。

--------------

“这不科学!”老者看着他贯通了的任督二脉。

--------------

“这,这就是个奇迹。”老者沿着文源看过去,体内一片浩瀚的才气和蓝金色的脉络,

--------------

“你是不是昊天的私生子?”

--------------

光柱外。

几丝微风吹扶着着“娇嫩”的竹笋一一当然是没烧着的,半丝春雨降临在这“紫竹园“里,但,突然,风停了,雨静了,火起了!

一丝诡密的黑气挟着一点星火的,似黑暗又似光明的在东西方以破八倍音速的速度洞穿了风炽的娇胸,风炽手中名为的”海炎“的剑天力的掉了下来

,虚幻,当当的消失了,她身长的七彩神翼的光芒似乎也暗了几分。一口鲜血从那樱桃小嘴中猛然吐出。

黑衣十二翼灵修逆种用他那暗黑色的舌头舔了舔吐到他肩头的血渍,品尝了片刻,满意的说到:”不愧时七彩神凤大人的血,这滋味,就是不一样呢!“神情自若,像是在谈论邻家阿婆做的饭,好不好吃。

凤炽硬挺着一口气,怒视着他,“你想干什么?你难道忘了我是那里的人?”胸中传来阵阵巨痛,如果她不是那边的人话,只怕早已化成了一具尸体,因为那一瞬间爆发开来的力量大过大强——几乎近于一位半圣全力一击了。在瞬间便击碎洞穿了她那近乎是顶尖妖君的防御甲胄,凤纹变得更加模乎了,紫色的面具也化作了虚无,露出了一张可人的小脸,只是血红的嘴唇满是血渍,脸色渐渐由开始的嫩红变为了惨白。

“丫头,以为我真怕你?就算你是那里的人,我把今天所有看到这件事的人都杀了不就行了,然后把你这个小公主圈养,好久没有尝过你这种美人的滋味了!哈哈!”十二翼对天一震,黑棋森森逼人魂.

凤炽虽然脸色苍白,但仍用芊芊玉手挺着胸口,怒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

”你忘了我虽然已经逆种,但是我是还有凤羽吧,用你族半圣的羽翼射得你,哦,我还融入了我的吞魂血法,12个小时过后你就是我的忠实女奴了,哈哈哈哈!“十二翼带着黑棋向凤炽走去,阴冷的笑容带着猩红的鲜血,在虚空上口吐:“囚。“

大儒,能口吐真言。那位逆种文人可不止会这些,一道由黑雾构成的囚笼,将凤炽囚禁在他的黑暗才气中,黑幕轻吐着,那红色甲胄,那原本华丽的一身甲胄渐渐变得阴暗,一到道恐怖的声音。慢慢侵袭着凤炽残余的意识。

逆种文人震翅飞向那道才气光柱内,心道:”大功时我的了!哈哈哈哈!“

……

突然,微风拂过,几丝热浪在刹那间从光柱内向外扩散,随后整个光柱由原来的白色变为了一片湛蓝色的海洋。光柱溃败了,但气息越发的神圣与圣洁,强大而壮阔。

“不好!”12翼逆种文人惊叹道,连忙拍打翅膀向东转过去。”他突破了吗?

“《塞下曲》

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

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

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一道道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正是萧公子写字时的墨洗声。

本是用银龙笔在龙纹页上写的,却在空间里传来了一道苍桑的声音歌颂,这竟然是圣人传音。天色好端端的竟然下起了雪。这只是五月份,却已是积雪纷飞。寒气渐入,天空中竟然传来了”折柳“的笛声,两边金鼓,隆隆作响,诉说着杀敌的心愿。

一曲终了,天地间的才气波荡起来。绝大部分的才气都融入了这叶诗文中。诗文片刻后,金光大作,化为一把,蓝金色的小剑直向黑衣逆种文人刺去。

这把剑像极了传说中的四大神剑之首的玉龙剑。小剑在穿行过程中,速度由一鸣,两鸣,三鸣四鸣,直到十五鸣(这是要逆天吧!一鸣指突破一倍音速,十鸣就已经超过光速了。)最后只能看见那到玉龙剑像一条蓝色长龙一般划过天际。以势不可挡的绝对速度飞驰到了逆种文人身边,直接斩下了他的两个黑色羽翼。黑色的血液如泉涌般喷了出来,但诡异的是,这些黑色血液似乎不是自己喷出来的。而是朝着下方的萧远去的,一道残血直冲圣洁的光柱,血雾粘上的那光柱却只是,让那光柱微微变暗了几分。

”你好强!你不是新晋的半圣,你都快有圣域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十二翼,哦不,是十翼强者边吐血边说道,样子狼狈极了。

萧远丝毫没有任何表情波动。只是,放下笔和纸,目光如炬,正对文曲星,手指那个逆种文人,口中轻吐:“神威★天降”

空间中的一切光耀眼的正义的光愈加浓郁。那把蓝晶色的玉龙剑竟然在洞穿十翼逆种文人之后直冲云霄天空瞬间光芒大作,晴空万里,一道为蓝色的光,从天空中直到云霄,所有的云都飞速向小剑聚集,几个呼吸间便之余一把冰蓝色的长剑——那是真正的玉龙剑——充斥着君王般的威压,紫竹林已然没有竹子了。

圣罚★天降,一道通体蓝金色的光柱将逆种文人的身影封锁。

裁决★天降,玉龙建盏,破了馄钝,在天穹之上,一道神雷悄然而至,一剑一世界,一念一生死。那逆种文人最终化为了混沌永远被封印于虚空最深处的神罚台之中。

治愈★天降。一道纯白色的光环降临至凤炽的身旁。她战斗中的伤口你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一滴露珠绝对光明的露珠飞到了凤炽的小口中。

须臾之间,那娇柔儿强势的女子像女王一同苏醒。银发飘舞天空中凝聚的云团变得更加洁白嫩嫩的小草探出了土地雪过天晴,彩虹乍现,小公子从天上乘着七彩之桥,直至凤炽的身前。轻抚他飘飞的银发,望着她似火般的眸子。轻轻地说:“谢谢!”

还为等凤炽反应过来,萧公子便闷哼一声,直挺挺的朝凤炽怀中倒去,凤炽顿时愣住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