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渔路 五十章 无锋

2019-12-05 02:58: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渔路 五十章 无锋

“二号拍卖品,冰阳剑!”司仪说出那三个字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因为明显感觉到一束凌厉的目光看了过来。

司仪掀开黑布把剑盒捧了起来,打开剑盒的封盖后绕着圆台对着观众走了一圈

“真的是冰阳剑!古国铸剑师岳松子的巅峰神作!”

“传说中宰牛如同杀鸡的神剑!”

“啧啧,这估计没几个人出得起价吧?”

......

见到冰阳剑,有人垂涎、有人嫉妒、也有人是愤怒,各种人的各种情绪都被细心留意的人群看在了眼里。

“看那华山派岳老头的表情,拉得比驴脸还长。”尖刀笑道。

听到尖刀这么说,余肖也急忙是在人堆里找寻华山派的身影,幸好那些人都是清一色的紫衣,所以并不算难找,反倒可以说是很引人注意,而那领头的掌门岳不群此时正黑着脸看着台上的冰阳剑。

很多人都能明白岳不群为什么会是这副表情,因为这冰阳剑就是他们华山派的镇派之宝,前些阵子被人给盗了,如今华山派的人出现在漠城估计也是料到盗贼会来这销赃,果然!

“因为卖家不愿意在拍卖会上露面,所以他委托我们漠城全权负责这把冰阳剑的拍卖,起拍价两百万金币!”司仪轻轻落锤,示意出价开始。

“啧啧!”听到这个价格,在场的所有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两百万金币是什么概念?用普通房间来装的话差不多能装满两间,也幸好这世上有钱庄这种行业的存在。

这价格一出,台下沉寂了好一会,只剩下吞咽口水的声音。

几乎所有人都是以看热闹的心态来等待别人的出价,而敢出价的估计没几个人,不单是因为价格原因,更多的是不敢惹到华山派,就算把冰阳剑买到手了,最后能在自己手上摸上几天可就不好说了。

“看来再过几天又有好戏看了,尖刀,要换做是你,你敢不敢跟那岳不群作对。”余肖碰了碰尖刀。

“跟他作对怎么了,取他首级比撒泡尿还容易。”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余肖这句话给刺激的,尖刀突然就站了起来,喊道:“我出价两百一十万金币!”

余肖吃惊的看向尖刀,而对方此时正翘着二郎腿,一脸淡定,甚至说是一脸笑意的给自己回了个媚眼。

而此时岳不群的表情跟尖刀形成了一个很极端的对比,头发都快气得竖了起来。

“我出价两百二十万金币!”岳不群喊道,他现在的情绪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本来就是自家的东西,如今竟然还要出大价钱来买。

岳不群叫完价,全场又开始安静了下来,大多数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尖刀身上,估计都在等着他继续跟华山派叫板,而余肖却又把脑袋埋低了几分,因为苏凌的目光也随着人群望了过来。

“你怎么不叫了?”见尖刀没继续提价的意思,余肖不禁撇出半张嘴问道。

“叫个屁价,我现在连一块银币都没有,再提上去如果落锤的话就得完了,华山派虽然不算什么,但李玉却是个麻烦,惹到他可不好。”尖刀瞪了余肖一眼。

“二号拍卖品冰阳剑,二百二十万,落锤!”

一锤落又一锤起,司仪又迅速的掀开第三块黑布:“九阳神功,玄级淬体术。”

此言一出,全场都随之震动。

“修行之术一直有价无市,通常都是修行势力独有的传承,而九阳神功为玄级之术,所以起拍价千万起,或协商交换。”

司仪的话刚说完,台下就有人举起手说道:“兵器谱第七名,断阳枪愿意交换。”

“同玄级,九阴真经愿交换。”

......

交易会上的各种奇珍异宝让余肖大开了眼界,除了大多数是以物换物之外,不少人也是直接揣着厚厚一叠的钱庄票据,甚至还有扛着一箱箱金币来的,心里暗暗盘算着这些东西的价格,如果都是自己的东西,那下辈子也都不用愁了。

可奇怪的是流风地的人并没有过一次出价,看热闹一般看着拍卖台。

“下一件要交易的物品叫无锋,是一块罕见的神铁,拍卖品的主人有过交代,不收金币,以物换物。”司仪高举着手上的东西喊道。

无锋呈长方形状,棱角圆滑,像是被刻意打磨过一般,长度刚好是等同一把剑,暗黑色的外观透着一股厚重的质感。

“此铁能耐得住世间的所有火焰,任凭如何煅烧都纹丝不动,刀劈剑砍都不能在上面留下痕迹,就连这件东西的现任主人也不能说得出它的来历,所以还有很多秘密等待着它下一任主人的探索!各位出价吧!”司仪介绍完无锋,台下就开始讨论起来。

“火烧不动的话那岂不是打造不了兵刃?”

“这就相当于一块废铁,鬼才愿意要它。”

“今天拍卖会的东西怎么都这么奇怪,感觉我这两快金币的门票买亏了!”

......

几乎是所有人都不愿意要这件东西,就算怎么的坚不可摧,不能打造成兵刃的话确实是块废铁,可这时候居然是有人开口叫了价。

“琉璃玲珑杯愿意交换,由黄玉打磨雕刻而成,价值就不言而喻了!”

台下一阵惊呼,为了一块废铁,值吗?不过在看到出价人的衣着和装饰之后,没有人敢发出笑声。

余肖也觉得奇怪,更奇怪的是那出价的人,因为叫价的正是御剑门的魏明。

“这玲珑杯好像也是国库里的东西吧?没想到自命清高邱云也会有滥用私权的时候。”尖刀笑道。

“把它抢下来,别让御剑门的人得到它。”铁锤嘶哑的声音突然在余肖耳边响起。

看到余肖发愣,剑锋推了推余肖,道:“还愣着干什么啊,赶快拿出你在云化国库偷来的东西叫价。”

“啊?哦!”回过神来的余肖往包袱里一阵乱掏,也是拿出了一个青绿色的杯子,成色看起来虽没有魏明的玲珑杯那么晶莹剔透,不过块头却比它大了一圈。

“大号豪华琉璃玲珑杯也愿意交换,由青玉打磨雕刻而成,价值也是不言而喻了。”余肖就着外观给这杯子起了个名字,向魏明投去挑衅的目光,结果很顺利的收到对方散发的怒意。

“居然有人敢跟御剑门叫板,那些人是谁啊?”相比御剑门整天招摇,恨不得让天下人知道自己是谁的行事方法,流风地太让人陌生。

但在场除了武道造诣极高的人,也有不少代表修行势力的人物,在看到带着面具的铁锤之后轻声说道:“那些好像是流风地的人。”

“那这回可有好戏看了,如果御剑门和流风地,双方都是声名顶尖的势力,而且还是死对头!”台下一阵嘈乱,每个人都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表情。

也有人向无锋的主人表示同情,无论换给御剑门还是流风地,都会引起另一方的敌意。

宝宝发烧怎么办
血管堵塞用通心络胶囊管用吗
五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小孩常用感冒咳嗽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