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劫修传 1177.1176章 九渊法则不可御

2020-01-16 19:32: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劫修传 1177.1176章 九渊法则不可御

#!

原承天以往所遇之事,大多有诸多选择,可战可逃,尽可从容,然而这次设阵诛杀天一诸修,却是非胜不可,否则后果堪虞。

这时天一三修已被困进阵中,三修自进阵来,自是惶恐,那名极道之士最是心急,抢先发难,也不管东西南北,对方究竟在何处,就将手中的雷术急急祭施出来。

不想这雷光的方向正是慕行云所控的六面阵旗之一,那慕行云刚刚入阵,才将阵法外围稳固,这阵中诸般妙法皆无展开,被这极道修士抢先将雷光击来,竟是被攻了个措手不及。

此刻手中青龙界力金光刚刚施展,再也来不及重新启用,只好借朱雀旗下火焰,来御那灭界雷光。

那朱雀旗下的火焰若来攻伐,最是好用不过,可是若是用来抵御对方法术,那就是恰逢其短了。

那火焰果然挡不住雷光,被这雷光猛的劈来,将一面阵旗劈得粉碎了。

这阵旗既碎,那阵法也就露出极大的破绽来。要知道这整座阵法,也不过是十二面阵旗罢了,任一面阵旗有损,又怎能周全。

慕行云虽是天纵其才,于阵法一道,也算是登堂入室了,但平时习修尚缺,更何况这座璇枢残阵,本身就是破绽多多,如今被这极道之修拚命击来,竟是误打误撞,被打穿了阵角。

那俊美修士见阵法露出破绽来,青龙界力金光绽开一线,而于慕行云这边的阵法全貌,也瞧清了八九,笑道:“这样的残破小阵,也敢拿出来现眼。”

目光忽的转到慕行云身边的黑狐身上,嘿嘿便是一笑。道:“两位兄弟,别人也就罢了,对这位小仙子下手,可要轻些。”

另两名天一修士中,极道之修笑道:“这是当然。”那名太虚之士则是冷哼一眼,神情甚是不屑,看来对俊美修士的行径大为不满了。

慕行云见这阵法尚未施展,就被对手攻破一旗,心中又羞又急,手中法诀抹来,又是一道朱雀旗下火焰,就向那极道之修袭去。

那极道之修早去了心中怯意,哈哈大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再将手中雷光祭出。

刚才那道雷光起的仓促,未能完全发挥威能,这道雷光则是好不厉害,将空中火焰扫荡一空之后,其雷光威势也只是稍减三成,仍是不依不饶,再向慕行云的阵中撞来。

哪知慕行云用的却是声东击西之计,早在阵旗被毁的刹那间,原承天已将另一面阵旗传给慕行云,慕行云就借这朱雀旗下火焰,摭住对方视线,手中阵旗已悄然帮布下了。

那雷光再次迫旗而来时,就有青龙界力金光生出,将那雷光生生挡住了。

这青龙界力金光自是强大之极,因此这雷光虽是无坚不催,遇此金光也是枉然。就见阵中涌来团团云雾,这阵法总算被补救回来了。

俊美修士笑道:“慕公子,就算你这阵法重整旗鼓,那阵法全貌已被我所窥,看你如何困我。”

慕行云冷笑一声,并不作答,其实心中已是惴惴。他于这座阵法,只能调动青龙朱雀罢了,对那老猿老雕万万御控不得,于九渊法则,也算是一无所知,因此这阵法的威能,只能发挥出三成罢了。

且刚才一个闪失,被对手得窥阵法全貌,若对方亦精通阵法之道,自己能否守住此阵,着实堪虞。

说不得只好动用七月心刀与对方周旋到底了,但自己先前却因急于求成,这七月心刀大有隐患,每动用一次,自身损耗极大,未修此刀时,尚是太虚中乘,此刻已降了一级,是为太虚初修。

若是再勉强动用此刀,只怕真要的要回落到极道大成境界了。

这世间修士,为求晋级,不知要吃多少苦头,费多少心血,所取得的点滴进步,都可算是血泪斑,自己虽然一直以来进境颇顺,可如今境界陡降,亦是深知其苦了。

就在这时,阵中一片灰云飘来,正是原承天出手了。虽然这九渊灰云难以御控,可见慕行云已遇危机,原承天怎能不救。

见那灰云再次出现,天一三修已没刚才那般惧怕了,那名太虚修士冷哼一声,借手中雷源石之力,祭出一道雷光来,这是想故技重施,用这雷光的威能,扫荡九渊灰云。

哪知这九渊法则却是与众不同,那灰云本就是一片虚无,怎能被扫荡一空,反倒是那道雷光被灰云一卷,已不知去了何处了。

而这道灰云收了雷光之后,依然不紧不慢,向三修逼来,大有将三修亦收进之势。

而阵中诸修本来见慕行云受挫,个个都是紧张之极,生怕这阵法被三修趁势破了,到时三修的灭界奇术,又如何破解,如今见这世渊灰云沛莫能御,皆是大大的松了口气。

这时原承天暗暗向慕行云心传老雕老猿的天规誓言,以盼慕行云及时修成,才好稳住阵脚,这阵中四神,非得二人同时御控,才能发挥最大威能,否则又要请来这四神何用?

慕行云听到原承天的传音,先是是眉头一皱,不知这玄奥的传音有何用意,可此人着实灵慧,只听了数句,已明其理,面上不由露出微笑来。

这两道天规誓约,本是原承天的福缘,得之何其之难,但原承天毫不藏私,竟将这祷天大法合盘托出,此人胸际之阔,世人谁人可及?

就在慕行云急修这天规誓约之时,阵中三修已被那灰云逼到阵法中的一角了,眼瞧着这灰云再向前数丈,就可将这三修一卷,断送这三条性命。

可是慕行云与原承天同时发现,那灰云体积的增长速度惊人之极,此云初现之时,不过是三四丈方圆罢了,也就是短短数息之间,那灰云已达四五十丈之广,几乎占据了半个阵法。

更加令人心惊的是,那灰云直直向三修迫去,虽可卷去三修,可亦会借机出了这阵法,而这等九渊灰云若是飘出阵法之外,那可是昊天的大劫了。

以这灰云的扩张速度,也许数年之中,这昊天也会与那九渊一般,成为一片虚无死寂之地。

慕行云便喝道:“此云好不猛恶,不可令其出阵。”

原承天自然早就瞧出灰衣难控,虽是只需再进一步,就可将那三修诛杀,可带来的后果,却非自己与慕行云所能承受的。于是急急叫道:“需用混沌法则,以压制此云。”

将手中阵旗向老猿虚影处一指,老猿将身一晃,化成一件法宝,正是昊天强力法宝昊天金斗。

这金斗本是昊天第一强大的空间法宝,斗中界域无远弗届,用来对敌这九渊灰云,恰好便是对手。

慕行云眼睛一亮,叫道:“三十六天罡变化,果然厉害。”

老猿所化金斗虽不及真正法宝,但只要这灰云入了金斗之中,那金斗中的界域法则,就由老猿作主了,九渊灰云再厉害,到了老猿的混沌法则地盘,也是强龙难压地头蛇,自然要被灭去威风。

果然这灰云被这金斗挡住之后,再也无法前行,又被这金光大放五彩神光,将灰云尽数收了去。

原承天与慕行云这才齐齐松了一口气,诛杀这三修事小,被这灰云漏出阵法去,才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今日若无这老猿在此,只怕真要惹出大祸来。

幸好在设此阵之前,原承天已想到九渊法则难控,要用那混沌法则来压制了,若是当则不曾想到这一点,可不就是覆水难收。

老猿用三十六天罡变化收了灰云之后,再现虚影,只是其虚影却比刚才暗淡了许多,足见压制这九渊法则,耗力实多。

原承天心道:“这灰云若想动用,非得想个妥善的法子不可,否则万一失控了,反倒是闯下大祸来。”

因此这九渊灰云虽是诛敌利器,此刻却再也不敢动用了,唯有靠四神之力,以及这阵法变化,来与对手力拼了。

三修本来被灰云逼到极危之境,自以为绝无幸理,哪知道却被一道金斗收了去,俊美修士将额头一拍,哈哈笑道:“原来这灰云虽是厉害,你等却怕他飘出阵外去,这样瞻前顾后,自缚手脚,又怎能办得大事?”

也将手中奇术祭起,将一道雷光径直击向慕行云立身之处。

这是因为刚才阵法露出破绽,被他瞧清了慕行云所处方位,这阵中的云雾虽能挡住修士的眼睛,却是挡不住这道雷光的,而对手既然不敢再在灰云这道利器,又该如何抵御?

那雷光“轰”的一声,将阵中的云雾震开,阵法两处核心之一,果然显现出来。

但此修身着淡黄法袍,温文如玉,气质超然,与慕行云之绝代风华,虽是大不相同,却是各擅胜场了。

此修见这主阵之人忽的变了,也是大惊,道:“不想变阵如此之速。”

原承天笑道:“再变给你看。”将手中阵旗一摇,身影已是消失不见,那雷光自然还是直直击去,却又怎能击到原承天身上。

便在这时,俊美修士的灵识探到一道灵息,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他压迫而来,他心中叫道:“不好。”

急忙将身一闪,指望能避开对手一击。哪知那灵息就像是附在自己的法袍上一般,怎样也是甩脱不得,眼见得刀气扑面,一道光芒劈胸就是一闪。

明水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宜兴市皮肤病防治所预约挂号
银川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梅州治疗阳痿方法
宁夏妇科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