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九幽大帝134海蓝心炎

2020-01-29 05:14: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幽大帝 134 海蓝心炎

巨大的血球很快就将兰牧肉体包裹.大量亚龙血贴着皮肤表面钻入血肉中.缠绕在裸露的白骨上凝结成新的血管、神经.原本被血毒侵蚀掉的血肉也重新长了出來.

“神王.这些血尸到底是…”兰牧看着被困在光柱中不停挣扎的血尸问道.

“这些都是梵家的嫡系子弟.被本王炼化成血尸禁锢在这里.永世承受血毒蚀体之苦.”兰神王声音冷漠.让兰牧心生寒意.

看出兰牧神色上的不忍.兰神王冷声道“你记住兰族与梵家是死敌.以后若是遇到姓梵的.尤其是身上装饰有九蛇图案的.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是下毒.还是偷袭.一定要将他们斩杀殆尽.跟这种虚伪的人不必讲什么仁义.”

兰牧看的出來神王是发自内心的痛恨梵家人.但他不明白这个梵家和兰族到底有什么仇恨.竟能让一代神王放下身份.说出下毒、偷袭等不适身份的话语.

“神王.这个梵家与兰族到底有什么仇恨.”兰牧不解的问道.

兰神王看了兰牧一眼.严肃道“沒有人告诉过你.你不知道本王可以谅解.但从今天开始你必须记住兰族最大的仇人‘梵家’.要把对他们的恨刻进骨子里.至死也不能忘.兰族被罪碑镇杀数万年.就是梵家人使的阴谋.”

兰牧瞳孔骤然睁大.他从未见过罪碑.但却深切明白罪碑给兰族带來的灾难.他曾疑惑过为何兰族会引來天降罪碑的惩罚.从兰神王所说來看.罪碑的出现应该是和梵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你只要记得梵家人都应该被千刀万剐就行.”兰神王伸出手指隔空一点.一道星光垂天而落.罩向那颗巨大的血球.随着神王手指的跳动.照射过來的星光越來越多.片刻后血球就被星光照成了深蓝色.隐约还可以看到一个人形身影在里面上下沉浮.

“魔族的追踪印记、妖族的噬魂虫.还有一副魔族的神器甲胄.想打我兰族人的主意.你们还嫩点.”兰神王平伸右臂.五指在空中一旋.猛然一握.数百道凝聚在血球上的星光开始旋转起來.映照的血球忽明忽暗.

兰牧细听神王的每一句话.他早已猜到眉心处炎魔印下的火之印记必有问題.心脏处是天魔甲静养的居所这他早已知晓.但妖族的噬魂虫是何时钻入他体内.又是何人所做.他却是毫无头绪.

莫非是章鱼黎八暗中给他下的.但破军不应该察觉不到才对.

“斩.”随着兰神王一声高喝.星光如利剑般投射进血球内.照在兰牧肉体的眉心.腿骨和心脏三个位置.被星光照射的部位很快发黑起來.随之又向外散射出三道不同的荧光.眉心处炙热如火.心脏处黑暗霸道.腿骨处暗蓝阴森.

刚长好的血肉在强烈能量冲击下坏死.剧烈的疼痛让肉体睁开双眼.虽然眼神依旧空洞洞的.但嘴巴大张.可以看出就算沒有兰牧的灵魂在里面.肉体本身也在对疼痛做出本能的反应.

“心脏处的天魔甲是我朋友.请神王手下留情.”兰牧开言求情道.

兰神王散去攻向心脏的星光.将星光重点凝聚在眉心位置.那团炙热的地火像是感应到威胁.突然暴涨出一寸真实火焰.抵抗着星辰光束的照射.

兰神王冷哼一声.宝石般的黑色眼眸流光闪动.星辰光束又增大了一圈.将眉心处的火焰给压了下去.火焰左右摆动间从中隐露出一个狰狞的魔鬼面庞.

“是谁敢灭伟大炎魔的神识.”宏亮而又愤怒的声音从火焰中冒出.回震在岩洞内.惊人神魂.

“是你吗.你这个虚弱的到近乎消散的意念体.竟然也赶來挑衅伟大的炎魔.”

“一个神识印记也敢在本王面前摆谱.看本王如何灭你.”兰神王五指猛然一握.漫漫星光化作一个手掌形状.握住那团弱小到几乎熄灭的火焰.将其彻底熄灭.

“自负的蠢货.你成功激怒了伟大的炎魔.伟大的炎魔记住了你的气息.伟大的炎魔绝不会放过你…”虚空中传來一段若有若无的怒吼声.

兰神王丝毫不以为意.伸出手虚空一点.从兰牧肉体眉心处引出一朵微弱的火焰.兰神王盯着这多火焰看了一会儿.道“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原來是最简单的火之法则.还是不完整的.”

兰牧苦笑一声.神王对炎魔留下來的火焰不屑一顾.但他却研究了一个月还是沒有头绪.

兰神王张开五指.指尖蓝色火焰依序跳动.像是组成一个法阵.绕着炎魔留下的火焰旋转.也不知兰神王是如何做的.只见这六团大小不一的火焰突然融合为一.在空中凝聚出一朵深蓝色的火焰.

兰神王右指一弹.这团深蓝色火焰顿时飞入兰牧的灵魂内.停在他眉心处的位置.瞬间兰牧就感觉浑身燥热难忍.好似整个人都要被焚烧一样.同时大量信息涌入他的记忆中.全是对火之法则的理解.

“噗”一声轻响.大片火焰从兰牧眉心中冒出.包裹住他的灵魂.让他的灵魂看起來跟一团火人一样.兰牧使出全部力量与之对抗.额头上更是浮现出几颗凝炼的蓝色晶体.但依旧挡不住火焰的灼烧.

这火焰极为古怪.外表炙热难耐.里面泛着微微的寒意.一热一冷像是包着冰块的水饺.一口咬下去滋味难言.

“魂晶.看來你的资质要比我想的还有好.一个人族能在炼气期就凝炼出魂晶.真是少见.”兰神王欣慰道.

“不要想着抵挡火焰.要去理解火焰.让灵魂与火焰共生.将火焰收归自己所有.”兰神王在一旁提点道.

兰牧咬着牙探出神识去主动接触火焰.却被那团跳动的蓝色火焰烧掉了一般.好不容易钻入蓝色火焰的外壳.里面的蓝色火焰又将他灵魂坠入了冰窖.分散出的神识就此失去了与本体的联系.

兰牧忍着痛.又分出一丝细小神识冲向火焰.一遍又一遍做着飞蛾扑火的尝试.努力按着兰神王传來的信息去理解火之法则最为粗浅的奥义.

在剧痛中.兰牧似乎找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在梦中冰封千里的世界里.一道红色身影伸出手指点在他的眉心.火与冷共存的奇异蓝火焰凭空闪现.即是在他体内燃烧.又为他提供者源源不绝的力量.

“火是热的.火是能量.热也是能量.灵魂亦是一种能量.让能量相互协调同步.顺着能量波动的方向引领火焰.”兰神王凝目看着兰牧灵魂的每一丝变化.一旦兰牧承受不住.他就要出手相救.

“火也可以是冷的.能量的不同波动方式.给火焰赋予全新的意义.细心去体会火焰中的能量.引导它同步你的灵魂波动.”兰神王满怀期待的看着兰牧.只见兰牧身上的火焰在开始重新内敛.

不知过了多久.兰牧慢慢睁开双眼.只见他周身火焰都内敛于灵魂体内.眉心处浮现出一朵深蓝色的火焰印记.深蓝的火纹就好像深海中的暗流.充满了深邃的美感.

“你这么快就理解火之法则的初步奥义.”兰神王见兰牧周身沒有一丝火焰气息外露.沉稳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动容.

然而兰牧却是默然的摇了摇头.道“我还沒有理解火之法则的奥义.只是在灵魂内建了一个循环.把它封印了起來.”

兰神王闻言一愣.凝聚目光重新审视起兰牧眉心处的蓝色火焰印记.灵魂体深处蓝色火焰依旧在迅猛燃烧.但它燃烧后散发的热与光却又以十分奇特的方式被兰牧的灵魂重新吸收.等同于蓝色火焰即是在燃烧他的灵魂.又在为他的灵魂提供能量.

这就好比是在抽一个水缸里的水.而抽出來的水又倒进水缸里.无论怎么做水缸里的水永远是那么多.完美的能量守恒.

兰神王笑了.笑得十分开心.道“原來还可以这样.你比本王年轻的时候要聪明很多.当年本王为了收服海蓝心炎几乎是去了半条命.你真的很好.兰牧.”

兰神王这是第一次叫他兰牧.但不知为何兰牧觉得神王这句话里面有点别的意味.

“海蓝心炎.神王您是说我刚才收服的是海蓝心炎.”兰牧不知道海蓝心炎到底是什么.但这种半热半冷的火焰真是诡异之极.

“一件送你的小礼物而已.好了.去看看你的新身体吧.三天前你的新身体就弄好了.”兰神王有些疲惫的说道.

兰牧发觉神王的灵魂体似乎变淡了不少.但很快他的目光就被新的身体所吸引.被兰神王修补后的身体较之前并沒有什么太大变化.除了皮肤变黑了一点外.无论是外貌还是体形都沒有变化.

兰牧迫不及待的飞出大门.直扑他的肉体.当灵魂归体时.兰牧顿时睁大双眼.奔涌在经脉内的雄厚灵力让他意识到.他的肉体竟然突破到了炼气第十层.

光华中西医结合医院
晋江市磁灶中心卫生院
包头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
广西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惠州看男科去哪个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