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乾坤召唤第六百九十五章远古秘事7

2020-01-29 10:22: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乾坤召唤 第六百九十五章 远古秘事(7)

春去冬来,花开花谢,渔民们生活的平淡宛若一杯清水,虽説每每出海时不了海上风浪的肆虐,可从整体上而言,并未有太多波澜的变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靠海吃饭。

眨眼间,五年光阴逝去。少年,始终留在了水飘村,因为老者的再三谨慎,加上售卖值钱虾蟹的次数极少,这些年并没有引起贾家的注意。而村民们则在暗地里骂骂咧咧,羡慕不已。

五年来,张浩作为旁观者,一直默默陪在少年一家身边,日子尽管不算大富大贵,可平淡中的欢声笑语也是别有已发单滋味。有了钱,老者的意思是想回村里盖一栋xiǎo院,而少年则坚持住在这座略显偏僻,被划到村外的院落里。于是这院子被重修茸,加上一些家什的安置,倒也焕然一,多出不少居家的生气,少了一些荒芜气息。”xiǎo説“xiǎo説章节

十一二岁时的桃子,因为贫穷,枯瘦如柴,加上心情压抑,每天总喜欢低着脑袋,将少女的灵动和调皮掩藏的结结实实,每每遇见认识的人,便连忙逃似的离开。即使那样,也能从那张xiǎo脸上嗅出一种难得的清丽。而这些年来,随着生活条件改变,十六七岁的她,活脱脱成为一位水灵灵的少女。那姿色,便是放在临近几个村里,也算翘首中的拔尖。

老者一家还清了贾家的账务,日子富裕起来,村民们也逐渐改变了对他们爷孙的看法,只是大家或许是排外心理,或许实在难接受少年的模样。因此。但凡偶尔接触。对其总保持着一种冷淡亦或是害怕的态度。对于此,向来性情冷漠的后者,倒是懒得去计较。

随着时间推移,张浩惊异的发现,少年竟能师自通。自来到水飘村三个月后,便类似得到什么警示般,习得了神魂修行之法。不足半年,第一座神魂大阵凝聚出后。那一头没有灵识的三眼魔龙蟒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他的幻兽。而从对方的神魂大阵的奇异,张浩再次肯定了少年的身份,因为对方跟自己一样,乃极致暗魂天赋。

五年来,少年实力的提高,让张浩这个数次震撼正源dal的天才都不得不佩服。只是,对方在真正熟悉人类世界的价值观后,很少再会肆忌惮的去海边牵引那些海洋生物,汲取死气。每每即使出去,也挑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进入远海。或许。他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恐怕是为了不给心上人留下恐怖怪诞的形象。即使一个月乃至两三月去汲取一次死气。他仍在短短几年内飙升到召唤传奇境。这种一路上几乎没有屏障和任何阻碍,到了境界提升便能顺利成功的修炼路途,曾不止一次引起张浩的啧啧称奇

春花烂漫,以前的xiǎo荒院,现在花香满满。空闲时间,少年和老者在院子后方拉来泥土,堆出一座梯形山丘,上面种植着一些鲜蔬菜。而靠海渔民一生的生计都绑在大海上,很少会有空闲和心思去摆弄庄稼,鲜蔬菜除非偶尔去城里带回一些,否则一年也难能尝上几次,而这片xiǎo山丘产出的蔬菜,确实在临近几年帮助老者一家缓和了与不少村民的关系。

随处可见的青葱草地上,diǎndiǎn野花争相斗艳的盛开着,宛若清澈夜空下的星辰,美不胜收。现如今身躯已经拔高到五尺的少年,身材匀实,长发利索的竖起,再加上一张如刀削般的俊俏脸庞,绝对是一位难得的xiǎo俊哥,只不过那一双眼眸并没有随着年纪的增大而有改变,其内透出的冷厉比之以往胜三分,让人不寒而栗。

清晨柔和的阳光下,少年屹立于院内,保持着一种稳若泰山的站立姿势,偶尔见其挥上一拳,便再次恢复静止不动的状态,这种晨练习惯,少年已经保持四年有余时间。虽然在老者和桃子眼里,觉得少年练功的方法有些可笑,但对于这位大恩人的一切举动,他们都保持着绝对支持的态度。

水航城的城主不过是一位圣师xiǎo成境高手,按张浩现在的估算,真正若要爆发部实力,在三眼魔龙蟒的辅助下,少年绝对能与之正面一战。这样的强手,凡人又如何能看到其所修幻体武技的奥义?

“坤儿哥哥,今早特意给你蒸了虾肉包,我一会儿要去城里一趟,买几件替换的衣裳。”一道清丽悦耳声音从灶台的缕缕炊烟中传来,听到这话,少年脸颊一颤,将经脉内运转的力劲缓缓沉回丹田。

“不是上个月才去了一趟城里买衣服么?”名姓的少年,终跟了老者的姓氏谢,取名为坤。此时听到那声招呼,他仰着脖子,朝灶台方向望了一眼,郁闷道。

闻声,桃子笑呵呵的端起蒸笼走出灶台。此时她的脸色泛起健康红润,两只大辫子整整齐齐的斜在两侧,一身普通的碎花裙难掩盖得了凸翘有致的身材,尽管衣着朴素,却别有一番邻家xiǎo妹儿的纯朴,加上那一张难挑剔出什么瑕疵的脸蛋,着实是一位难得的xiǎo美女。

“顺便给爷爷也买几套衣服,这几个月家里提亲的人从未断过,穿的体面一diǎn,也好寻个条件好些的婆家。”走到院中桌前,将蒸笼放下,桃子轻轻拍打几下围裙,眸中泛起些许狡黠的目光瞥了一眼少年,不zidao打着什么鬼主意。

“又提亲?”果然,这话入耳,少年一直波澜不惊的脸庞顿时显出些许不耐,当下大步走到桌前,一屁股蹲在凳子上,揭开蒸笼,攥起热腾腾的包子大口嚼了起来。

“烫”桃子刚提醒一句,便看到少年黑着脸将包子丢回蒸笼,当即她摆出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道:“坤儿哥哥又不是不zidao。咱们水飘村的姑娘大多十四五岁就出嫁了。去年那么多人提亲。你变着法的百般阻挠,今年我都十七岁啦,再不嫁,成了老姑娘谁还要我?”

“十七岁怎么了?那些女娃嫁的早是因为闲在家里没事干,吃饱了就整天想汉子。咱们家这么多事,你要是嫁出去,我跟爷爷怎么办?”少年哧鼻的道。

“家里有什么事?坤儿哥哥倒是説説。”眼看少年明显一副急眼的模样,桃子忍住笑意。反问道。

“你要是嫁出去了,家里的二十只啼鸣兽谁喂?”

“老头子负责喂,又不麻烦!吃剩下的饭菜随便丢一些,哪能不够这些xiǎo嘴儿们吃?”一侧,谢老者悠哉哉的走出屋子,由于三年前去到水航城,用不少力石请了一位水系幻师医治,他腿骨的暗伤被彻底治利索,加上几年间的休养,现在看起来身体比以前硬朗了许多。加上或许是心情舒畅的缘故。那脸上的皱纹也是舒展不少,看起来就像年轻了七八岁一样。

“家里的地谁种?饭谁做?”

“都由老头子包了。”一番回答落下。眼看少年被噎的説不出话来,谢老者满眼深意的与桃子对视一眼,两人摇头笑了笑。

“爷爷做的饭不好吃,我就吃桃子做的饭!”沉默半晌,似乎再也想不起什么其他的理由,少年干脆赌气般拿起蒸笼里的包子,朝嘴里塞去,而一旁盘在桌子上的贪吃蛇,也是游动到蒸笼内,三张嘴巴吃的昏天暗地。

闻言,谢老者老神在在的走到桌旁,道:“臭xiǎo子,刚来时候整天缠着爷爷烧鱼,炒鱼干,怎么?那时一开饭一顿得dǐng上我三四天的饭量,现在倒是嫌弃老头了?”

“爷爷,我不是那个意思。”抬眼,不zidao谢老者是故意摆出一副嗔怪模样,少年苦涩道。

“既然坤儿没啥意见,那桃子下午就去城里。前几天你杨大婶给説了三门亲,都是邻村比较富有的家庭,人家啊!能不嫌弃桃子没有双亲,还带着我这糟老头子,就是万幸了!”

一番话落下,谢老者也不给少年多説的机会,一巴掌将贪吃蛇扇到一旁,然后钻起两只包子,不留痕迹的给桃子使个眼色,道:“桃子,走,去屋里我给你説説这几家的情况,等明天见了人,你提前也算有个准备,到时要是满意,便直接定下来,再耽误下去,就真没人要了!”

“好吧。”稍稍侧目,看到少年阴沉着脸盯着蒸笼发愣,桃子掩嘴一笑,跟上老者的步伐。

“啪”

一道轻微的关门声传来,让少年的身躯轻轻一颤,转眼看到那三枚脑袋钻入包子内大吃特吃的三眼魔龙蟒,他一阵心烦的伸出手掌拖住其尾巴将之拖出来,而后者则是一阵玩命的绷直脑袋仍不放弃,朝眼前的包子钻去。

“三天不去远海。”

然而这一话出口,三眼魔龙蟒身躯一僵,旋即三枚脑袋凶狠的扭向四周冷冷的扫视一圈,就像是忠诚的护卫一般,装模作样罢,它这才摇着尾巴看向少年,浑身动感的摇摆起来。

“别来这套,赶紧去找桃子,听听他们在説什么!”

看到三眼魔龙蟒的模样,少年翻了个白眼,旋即伸手一指,前者顿时化为一道流光窜出,然后沿着地面的门缝便钻入了屋中。见状,他这才起身,蹑手蹑脚的朝屋门方向行去。

“啪”

然而,刚走到门边,旁侧的户便猛地打开,还未待少年反应,三眼魔龙蟒便直直从口飞了出来。

“你干嘛啊,坤儿哥哥,不吃早饭么?”

“吃,这就去吃!这不贪吃蛇到处跑,我过来抓它。”转眼看到桃子趴在口,一脸迷惑之色,少年嘴角狠狠抽了抽,脸色讪讪的回答道。

“啪”

眼看桃子莫衷一ide笑了笑,重将户合上,而少年则是垂头丧气的重走回,在墙头打坐的张浩恨铁不成钢的叹出一口气:“这孩子的情商简直零下好几度!”(未完待续……)

大庆市第四医院
黑龙江银屑病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重庆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江西什么医院治妇科
海南有牛皮癣医院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