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重生日本当神明 第七章 让她甩掉我吧

2019-10-12 20:05: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日本当神明 第七章 让她甩掉我吧

一直到班主任老师来到教室,教室里才安静下来,身边有人开始男女交往,似乎让整个班级都春心萌动起来,整个教室中充满了一种青春荷尔蒙的味道。

班主任是个中年男人,笑眯眯的样子,先问候了班里的众人假期是否过的愉快,然后又关心了一下众人的身体状况,强调假期结束了,要把心收回来,重点放在学习上,游玩打工要适当等等。

废话说完后,班主任重点宣布了两件事:第一,文化祭在两周以后开始,现在就开始准备吧;第二,没有参加社团的同学,请务必在文化祭社团招新时,加入社团,学校规定,每一位学生都必须加入社团,没有喜欢社团的,请在这两周内,凑够至少三人,向生徒会提交同好会申请,能找到五人以上并有教师愿意出任顾问,可以申请成立新社团。

中年男人相当干脆

,把学校通知传达到之后,接着就离开了教室,其它的事情不归他管了。

RB高中教育体系推行的是学生自治体系,也就是说,是用学生来管理学生,学校以及教师只起一个仲裁和引导的作用。用来管理学生的组织,叫做生徒会,也就是学生会,会长由竞选产生,类似于美国总统选举——全校学生一人一票。

学生会并不归学校管理,即使学校理事长要推行某项政策也要先和学生会长沟通协商,而学生会在学校拥有很大的权力,比如对社团进行成立和废止,为社团分配资金和场地,参与制定学校纪律,组织学生进行募捐,组织大型活动如文化祭、体育祭、舞会、游行、公祭,以及监督学校运行,并向国家教育部门报告——也就是说,学校让学生会不爽,学生会可以向政府打小报告。

所以,学生会长竞争非常激烈,要人气和能力都具备,才有成功的可能。毕竟,在校期间高人一等,毕业了写在履历中,参加大学面试甚至毕业找工作,都是有隐性加分的。

以东工院附中举办文化祭为例,活动由学生会进行组织,学校并不插手,只提供一定资金及指导。学生会首先成立某某次东工院附中高校部文化祭委员会,每个班级都要委派一人加入委员会成为文化祭委员,用以沟通协调各项事宜。学生会及文化祭委员会全体委员确定本次文化祭的主题,然后通报各班,各班依主题报活动申批,申批通过后,从学生会会计处申请资金,学生会会计计算出合理资金,然后在风纪部委员的监督下将资金交出并记帐以备核查,如果出现总资金超标的情况由学生会自行募集,学校不再追加。

以上情报由“最好朋友”超级八卦男铃木幸友情提供。

李如海听铃木幸说完,倒觉得这种教育方式不错,早早让少年学会承担,对少年的成长是有好处的。

对一群高中生一手包办的文化祭,李如海倒有点好奇起来,不过这事和他关系不大,以前相原秀中在班级中属于第三阶层,是被忽视者,属于绝对被管理的部份,而管理者们,也就是学生会的基层组织班委会正开小会,商量文化祭的相关事情——当然,例如班级搞什么活动还是要全体投票的,那要等到大班会时进行,早会时间不够。

早会结束后,开始上课,然后李如海悲剧了。

整整一个暑假,李如海不是在养身体就是在练功,假期作业没做、观察报告没写、假期指定书没读——从第一节课开始,他就在全班同学或是鄙视(来自精英学生例如班长)、或是同情(来自狐朋狗友例如铃木幸)、或是担心(来自公认女友小早川樱子)的眼神中,去走廊罚站了。

每节课他基本上只能坐三五分钟,然后就在教师的咆哮声中出去了——而且每个教师的花样还不同,有双手高举举火燎天式罚站法、单脚站立金鸡独立式罚站法、白鹤亮翅提水桶式罚站法,乌云盖顶顶书式罚站法,把李如海气得差点心梗,更要命的是,还被通知,下午正课结束后,社团活动时间(今天是大班会时间),去训导室报道——这待遇来自班长的恩赐,她将李如海举报了,这种给班级抹黑的学渣在她眼中是害虫。

李如海今天一天在心中默念了几百遍的“小不忍则乱大谋”,好歹忍了下来。要是图一时痛快把教师捶一顿,然后百分之九十九是要被退学的,那还怎么找机会和千雪美奈接触,还怎么完成相原秀中的执念?

所以说,小不忍则乱大谋,忍吧!

一直忍到下午正课结束,在训导处排了半天队,然后在训导教师用一种“你这种学渣是怎么混进名校”的眼神上下扫视中,被训斥了一顿,并被警告“你丫上黑名单了,再有这种事请家长的干活!”

挨完训天都快黑了,社团活动时间早已结束,整个学校没几个人了,李如海一边拎着书包去换鞋,一边思考以后作业怎么办——知识是种积累,相原秀中的记忆他是接收了,但需要用的时候还要花时间精力搜索,一些印象极浅的还搜不到,这种情况落到学习上真是要了老命了,七零八碎和没有基础差不太多,文科还好一点,读写算本能了,到了数理化真是天书一样了,读题都读不顺利,怎么做,怎么学?

到了学楼门廊,李如海惊讶地发现,小早川樱子正低着头正在玩左脚尖踩右脚尖,右脚尖踩左脚尖的游戏。

李如海叹了口气,这里还有个麻烦。不过逃避从来解决不了问题,李如海上前打招呼:“樱子,怎么还没走?”

小早川樱子惊喜地抬头,一双月牙眼眯了起来:“相原君,在等你!”接着,她转过头不敢再看李如海,脸红红地说:“一起来,当然要一起走了——不、不管多晚,我都会等的,我、我耐心很好。”

李如海以手抚额,叹了口气:“那走吧!”说完当先去换鞋,小早川樱子跟在他后面,看着他换下室内鞋,然后看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相原君,你的室内鞋有点脏了哦,我带回家给你刷一下吧,明天再带来。”

李如海有点无奈,这是进入贤妻模式了吗?他不想越陷越深,直接拒绝:“不必了。”

小早川樱子很失望的“哦”了一声,并不敢坚持,默默地看着他换完鞋,然后跟着他出了校门。

李如海在前面走,小早川樱子落后小半步在后面跟着,这次轮到李如海有芒刺在背的感觉了——感觉自己在欺骗感情,这事不解决,要出大问题的,突然李如海灵机一动:不能甩掉小早川樱子,那让小早川樱子甩掉自己不就行了。

这次的事,自己不对在先,说了让这女孩子误解的话,那肯定要承担的,总不能做个没担当的人,那还算哪门子男人?但自己肯定不能因为一个误会把自己搭进去,那只能直说两人并没有交往,于是外人肯定会认为自己甩了小早川樱子,这对小早川樱子的名誉是种很大的伤害,而这个国家的人非常注重名誉,记忆中隐约还记得有割肚皮之类的事情,所以,不能这么干,要是自己莫名其妙的害了一个柔弱少女,这——问心有愧啊!

但是!反过来一想,如果不是自己甩小早川樱子,而让小早川樱子甩了自己,那不就完美解决了吗?自己要个好名声干什么?了了相原秀中的心愿,自己就走了,更何况这个小早川樱子看起来都有点花痴,想来那个千雪美奈也差不多,自己用点手段,成功交往想来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妥了,就这么干!于是李如海微笑张口——

淮南整形美容手术
辽宁治疗龟头炎医院
肇庆治疗盆腔炎方法
淮南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辽宁治疗男科方法
分享到: